Data, Knowledge & Life

Weiwei Cheng's blog

Archive for 九月 2005

从新开始

with one comment

拎着从Buckau搬出来的最后一箱东西,茫然的等在车站。
 
一阵冷风吹来,鼻涕不自禁的滑落。放下手中捧着的家当,下意识的抹了一把。
 
莫名其妙的觉得自己好可怜,为了生活一次又一次的打包人生。心情顿时就像百岁老人感叹世纪终结一样。
 
上了车,把东西扔在一旁。
 
惧怕改变。劣根性让人制度化。“Who Moved My Cheese?”,我不停的安慰自己。
 
大学本来就人烟稀少,到了深夜更是人迹罕至。一个人缓步在碎石铺成的小路上,四周幽静,只有我的鞋踩在细砂上的声音。
 
我喜欢大学,喜欢教室里的兴奋,喜欢图书馆里的专注,喜欢实验室里的认真。现在我住到大学来了。
 
一切都结束,却只是一切的开始。
 
我吸一口气,打开新房的门……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Weiwei

30/09/2005 at 16:43

发表在 杂话

DSH

with 2 comments

DSH考完了。过来吐个泡!
 
玩心太重,语法都没有认真瞅过。 结果今天考语法的时候,有一道题迟疑不定,—— 管它的,随便糊弄了一个了事: 反正那题也就一分,及格万岁了。
 
但是德国人从来都是很较真的,她就那么无意一扫就逮到了这个可怜的错误。 轻轻的走到我的旁边,伸出那硕大的食指,指了指那无辜的代词,然后缓慢的在我眼前画了一个圈。
 
我何尝不知道那是一个Fehler! 这下子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现在就是想要放过这个疏漏都是不行的了。 于是抖擞精神 (很必要的,因为昨天晚上几乎就没睡) 着手与这个语法顽疾奋战。
 
俗话说,关心则乱。 我战战兢兢的改了个答案,却竟然还是没沾边。 硕大的食指又一次出现在我的眼前, 在卷子上优雅的飞舞了一下,然后慢慢的在空中定住,左右摇摆。
 
这回我起码都愣了有半分钟。 差不多都快黔驴技穷了。想想吧,当一根大葱般的食指在你面前晃动过以后,你还能真正认真思考吗? 但又欲罢不能,总是不希望让其失望。 于是漫无目的的翻着字典,作出在思考的样子。 
 
突然间灵光乍现, 立马把它捕捉在卷子上。 食指在巡视了整个考场之后,又转了回来。 我故意把卷子伸得老前, 向食指示威。 她走过来,看着我给出的最终答案。 就在这静待结局的转眼间,我居然听到了坏坏的笑声。 食指低下头,悄声说出了答案,末了还加了一句,“用单数”。
 
就这样,一代考场之王完败给了德国食指。 输得没有一点机会。

Written by Weiwei

16/09/2005 at 10:59

发表在 杂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