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 Knowledge & Life

Weiwei Cheng's blog

Archive for 十月 2005

从BSB到蝴蝶效应

with 3 comments

Backstreetboys的Never Gone 2005。我这非机迷也在那环境里被熏陶的兴奋不已,八九个小时的苦等都变得没有怨言。为了丰富精神文化生活,可把身子骨给累坏了,——本想回来好好休息一阵子,可是突然接到买KS的Termin,一时间累了个半死。
 
上课的时候无可避免的打盹。想尽一切办法不让老师察觉:不是用笔撑着颚做思考状,就是把脸低到与地面平行掩耳盗铃。但终究是权益之计,始终要隔三差五的与老师对视一下,让他放心。结果搞得自己也没能睡个轻省。
 
终于轮到ITS这样的大课,H3每次起码有两三百号人。悄悄地找个角落,准备安心的打盹。
 
可是Sanja却在这个时候将起蝴蝶效应,弄得我顿时睡意全无。这感觉,就像打了麻药的伤者,明明疼痛却无意察觉。
 
我原来就对蝴蝶效应的命名有疑惑。A地的蝴蝶扇动翅膀,会导致B地的飓风。为什么一定是蝴蝶?扇动翅膀的可以是麻雀,也可以是蜜蜂,为什么不叫麻雀效应或者蜜蜂效应?为什么学者对蝴蝶情有独钟?
 
看到The Lorenz Attractor,就恍然大悟了。

Written by Weiwei

19/10/2005 at 22:33

发表在 杂话

社会需要变革。问题究竟在哪?

with one comment

一组极局震撼力的图片。国人必看!
http://dzh.mop.com/topic/readSub.jsp?sid=5704301

Written by Weiwei

14/10/2005 at 15:19

发表在 转贴

WIF? 完全错误了。

leave a comment »

Felix在澳大利亚做了一年交换生,“in einem Auslandssemester in Australien”。这跟Ausländermentor完全两码事!当发现在场的几个家伙都是德国人的时候,心里面Scheiß了个好几遍!~ 我就知道情形不对。
 
他们都是WIF的Diplom,和我这个DKE的Master简直天差地远!说起来也都是FIN的,但实际上偏得老远。好在Mechti、Nicole都不是第一个学期,我这个Master正是初出茅庐,总有借口让大家在一起简简单单的Spaß machen。
 
错花轿嫁对郎,这么比喻有点恶心,但是大家在一起还真是蛮有趣的,尴尬完全没有。听听他们说话,时不时插嘴打个浑,有意思。这个礼拜已经有N个人问我学了多久德语了:签证处的Mitarbeiterin、Frau Nagel、同层的越南人、Nicole。德语,就TM这么练出来了。Felix给我介绍的印度佬?说实在的,没兴趣,——他的德语会比德国人好?最多说说蹩脚的英语,跟今天那个保加利亚人比都差得远。别说英语了,都想哭。除了几句简单的骂人,完整的英语句子能说出来的都不超过十句。
 
找小胖看了一眼Diplom第一学期的数学习题,完全Unter Control。虽然天天逃课,但怎么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好歹也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读过八个Semester的Doppel Bachelor。这种牛B劲持续了几秒钟,转瞬想到Felix,人家才几个学期。同志,八个学期啊,什么玩艺。心里又找机会把GCD鄙视了一把。
 
几个人说好以后一起去尝尝加厚奶酪的Brot,Mechti一脸的坏笑还说自己也没有试过。我当然说sehr gern了,心里面还打鼓。末了说了一句Viel Glück。终于大家都笑了。
 
下次出门要记得换双袜子:右脚中指的地方破了一个小洞,在Felix家里脱鞋的时候也不知道都看到没,总之是盘腿打了一晚上的禅,那叫一个酸哪!

Written by Weiwei

13/10/2005 at 00:15

发表在 杂话

凌晨三点

with 3 comments

凌晨三点。
 
感到冷,慢慢醒了。
 
用被子将身体严严裹住,睁着眼,望着天花板。
 
睡在旁边的兄弟微微打着鼾,窗外传来Party的声音。
 
突然觉得好像一切都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
 
有点想家。

Written by Weiwei

02/10/2005 at 23:54

发表在 杂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