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 Knowledge & Life

Weiwei Cheng's blog

Archive for 十二月 2005

2046

with 3 comments

 
 
      把Lam的2046和鸡精、炖肉料这些玩意放在一起有几个月了。圣诞放假,清闲得发慌,抽出来看了一遍。
 
      片子讲一个作家。他觉得自己在写未来,但事实上却是在写过去;他以为在写别人,其实却是写着自己。在他的小说里,有一辆开往2046的列车。乘这趟列车的人都有同样的目的 —— 寻找丢失的记忆。听说在2046,一切不会改变。没有人确切知道这个说法是否真实,因为去到那里的人都没有回来过。除了一个人,他去过那里,却选择了离开。
 
      离开要花更多的时间。为了打发列车上无聊的时光,机器乘务员会为乘客提供任何服务。你可以对她提出一切要求。但是要记住,不要爱上她。这是列车的铁则。起初他不懂:“谁会爱上机器人?”
 
      机器人会有问题,她们的性能会衰退,反应变得迟缓。有时候你想要得到答案的时候,她总是不说话,你只好等。
 
      终于有一天,他明白未必是她迟钝,或许是她压根就不喜欢你,或许她已心有所属。
 
      在他要离开2046的时候,他问过一个女人,“可不可以跟我一起走”。她没有回答他,他就选择了放弃。他本不应该问这种话。因为没有人能够离开2046。你可以问她爱不爱你,但不能问她“可不可以跟我一起走”。
 
      他抱着她,柔情地说:“等你忘记了过去,就来找我。”
 
      她不说话。
 
      他也不知道,这是在对她说,还是在对自己说。

Written by Weiwei

26/12/2005 at 03:16

发表在 自作

Merry Xmas! 圣诞快乐! Frohe Weihnachten!

with 6 comments

Frohe Weihnachten!

 

Written by Weiwei

18/12/2005 at 04:18

发表在 杂话

打不过韩国农民的中国警察受到国际好评

with 3 comments

       在大陆,游行、示威这类事情是属于严肃、甚至是严重的事件,而且往往都是严重违法事件。现在,与时俱进了,执政能力提高了。游行、示威这类严重违法事件,在大陆已经绝迹了。我们所建设的和谐社会,是不允许有这类破坏安定团结的事件发生的。需要稳定发展经济的国民,对此类事件也必然是深恶痛绝的。因此,在大陆的和谐社会里,就只剩下了群体事件或者是聚众事件了。不管怎样,反正我们是没有游行示威事件了。这大概也算是社会主义制度优于资本主义制度的又一个铁证了吧!
    
       井水不犯河水,是一国两制的要点。香港到底是井水还是河水?不管她是什么水。反正她就是和大陆不一样,因为她是坚持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正因为其走资本主义道路,所以她总有游行示威。
    
       香港的大游行,我是从来没有看到过,不管是几十万人的还是几万人的,我都没有看到过。但我知道,这样的大游行是实实在在地发生过,且今年今月都发生过。但是我没有看到,因为大陆管电视的人不想让我看到。
    
       顺便提一下,我生活的地方在大陆,但却能合法地收看香港电视。一般来讲,香港电视会隔三岔五地播出游行示威类新闻。经常见到的游行示威,都是几个到几十个人,扎着头巾,举着牌子,喊着口号,走在大街上。周围自然是有不少不明真相的群众在围观,后面自然也有大帮的记者,扛着摄象机在跟着。
    
       最后,总会游行到某个政府部门的门口,高叫口号。有时会愤怒一些,再烧掉几块牌子。有时,政府部门的官员会出来,接受示威人士的请愿信。接受请援信的过程有点好玩,一般都是交信人与接信人双手同时拿着信的一端,然后并排面向记者,微笑合影后在握手散去。就象大陆转播发奖仪式时,领取支票的那种场面。有时,也没有官员出来接待。游行、示威人士就只好把信放入铁闸门内,或者交给门口的保安人员,然后再高喊几句口号、或者发表几句宣言之后散去。香港电视有个专门术语:“最后,请愿人士和平散去。”
    
       这种小规模的游行一点都不好玩,人太少,经常游行的人还没有后面跟的记者多。我一直希望看到有警察出来对付游行人士的画面,却一直没有看到。偶尔会看到一两个警察,我都习惯性地会想到,他会不会摸出枪来射击,或者至少把电警棍拿出来挥舞几下也好啊。不过,就是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画面。警察似乎对游行队伍漠不关心,有时游行人士的着装太怪,警察还在旁边偷笑。我真怀疑香港警察的责任心,面对破坏和谐的游行示威事件,警察决不应该是这样的态度啊!?
    
       最近,WTO在香港开会,香港警察很早就知道,届时,会有大批反世贸的国际游行专业户来到香港向世贸示威。由于是世界性的大会,又牵涉到国际异见人士,举港上下都十分重视,一直在研究和咨询,如何才能保证WTO会议的胜利召开。警方也表态,他们的防暴能力是值得信赖的,市民无须担心稳定被破坏。
    
       香港的电视台也一直在炒作,不断报道,南韩农民坐飞机来了,南亚工人坐飞机来了,欧洲的某团体又做飞机来了等等,不一而足。我一直好奇,这些SB花怎么多钱和时间,不远万里,来到香港,就只为了向WTO游行示威?
    
       昨天,香港新闻用了几分钟的时间,报道了国际异见人士的游行盛况,看起来还真有点意思。毕竟是国际游行专业户,示威水平就是比香港市民高。
    
       首先上来的是南韩农民,南韩的学生游行场面我是在央视见过,很猛!原来南韩农民的示威也很猛。还有自己制造的专业装备,就是都用一块布蒙着面部。游行人数不算多,大体有几百人,但都很团结。一上来就想越过指定的示威区域,往WTO会场内冲锋。由于香港政府指定的示威区域离会场非常近,所以警察得到的指令是:防线一步都不能退。
    
       好看的场面来了,南韩农民冲到了防线前面。香港防暴警察,戴着面罩头盔、左手警棍、右手防暴盾,分着几排,密密麻麻、整齐地列在防线前面。南韩农民一个推一个,把最前面的一排农民推向盾牌,希望能把警察的防线推后。但香港警察也不是吃素的,后面的警察也用防暴盾顶住前面的警察,针锋相对、寸土不让。双方一直僵持不下,每当有南韩农民增援进冲击队伍,就总能看见香港警察的增援队伍,加入到警方的人墙后面,保障了防线没有丝毫地后退。
    
       南韩农民立即改变战术,停止了连续对警方的人墙防线冲击。警方正准备喘口气,南韩农民立即又开始冲向盾牌,警察的防线明显乱了几秒,但立即恢复了。南韩农民每隔几分钟就重复用一次这样的战术,一直搞了警察半个小时。警察有些抵挡不住了,就开始祭出防暴法宝:胡搅喷雾剂。这时,南韩农民的面罩就起作用了。南韩农民也立即改变战术,不是推警察的盾牌,而是抢警察手中的盾牌了。有的警察不小心被拉出了队列,后面的警察立即把他抢回。有的警察的盾牌被农民抢了去,就会立即被送到后面,并由后面有盾牌的警察递补上他留下的空位。
    
       面对抢盾牌的农民,警察开始挥舞起警棍了。让我觉得奇怪的是,多数警察都把警棍当剑使,喜欢用刺的招式。只有少数警察是用棍的招式,但只是小臂挥动,大臂基本不动,完全发挥不出棍扫一大片的优势。说句老实话,还没有我打老婆的力量大。真TM不是男人!
    
       又僵持了几分钟,南韩农民完全停止了冲击,并宣布今天的游行示威结束了。然后,把警察的盾牌还给他们,并得意地说:“我们是爱好和平的。”接着上来的南亚示威人士就完全无法和南韩农民相比了,无论是阵容和冲击时间、冲击强度都根本无法与南韩农民相提并论。香港警方在经历了南韩农民的锻炼后,毫不费力地搞定了南亚示威人士。
    
       有请愿、有示威、有冲突,却没有流血、没有受伤,更没有死人。难道这也叫游行、示威?我怎么觉得倒象是在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或者最多算是一次拔河。游戏结束后,记者采访了双方选手。
    
       南韩农民笑着说:“香港警察比南韩警察温和多了,我们是和平请愿,所以把盾牌还给了他们。其实,他们也怪可怜的。哈哈!”
    
       香港总警司说:“丢失盾牌不算啥,我们允许丢失盾牌。我们的防线一步都没有退!”
    
       看来双方都还有点不服气,嘴上还在较劲呢。
    
       观众评论。
    
       香港特首曾荫权说:“香港警察显示了他们的能力,使用胡椒喷雾剂和警棍是十分合理的措施。”
    
       香港电视台评论:“香港警察经受了考验,受到国际好评。”
    
       我想香港也是中国的,所以就有了我如题一样的废话一筐:“中国(香港)警察受到国际好评!”当然,我真的也十分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能挺起腰板对全世界说:“中国(大陆)警察受到国际好评!”我相信,香港的中国警察能做到,大陆的中国警察也一定能做到。
    
       这一天,还远吗?!

Written by Weiwei

16/12/2005 at 16:32

发表在 转贴

《金刚》预告片

with 10 comments

又是一部今年必看的片子:

Adrien Brody —— 男主角。2004奥斯卡影帝。代表作《钢琴师》
Naomi Watts —— 女主角
    Jack Black —— 男配角。代表作《摇滚学校》
  Colin Hanks —— 男配角。两届奥斯卡影帝Tom Hanks之子

     

该片是奥斯卡最佳导演Peter Jackson自魔戒三部曲后执导的第一部作品。大师之作,自然万众瞩目。据悉,万人迷Tom Cruise向Jackson主动请缨参演该片被Jackson无情拒绝。Jackson之牛可见一斑。

 

剧情简介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欧洲战场。关键时刻参战的美国空军在法国的上空与德军周旋。这场空战让人们认识了才华横溢的美国飞行员杰克。转眼十五年后,早已在空军退役的杰克来到了位于东南亚的苏门达腊岛打工。
  一支来自英国的考古队在队长罗德的带领下已经来到这片神奇的热带丛林很久了,队中还包括队长的千金,美丽的安。南太平洋阴郁、神秘的岛屿地貌和茂密森林同样吸引着这位性感的金发女郎。
  来自美国电影之都好莱坞的导演卡尔·丹姆带着他的摄制组也不远万里、漂洋过海来到这里寻找拍摄新片的灵感和最佳拍摄地。
  就是这三方看起来毫不相干的人被这荒蛮之地吸引到了一起。当这些人“团结”到一起组成全新的拍摄考察队伍,美丽的安成为卡尔导演最新的女一号的同时,在一座全新的岛屿上,这个似乎预谋已久的传奇故事慢慢拉开了序幕。数十米高的巨型黑猩猩、凶残的史前恐龙、无人踏及的原始森林、虔诚愚昧的土著人……都令这队来自文明世界的现代人始料不及。利欲熏心的卡尔导演了一场惊世骇俗的“人猩恋”。将美女安以土著人独特的“艺术形式”许配给了那个叫“刚”的大黑猩猩。殊不知,这一荒诞的行为却造就了一场惊心动魄的“人猩大战”…… 

Written by Weiwei

09/12/2005 at 23:28

发表在 娱乐

Edison的最后一道题!

with 15 comments


q49:请结合切身体会阐述一下冯梦龙的“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偷得着不如偷不着”中蕴含的高深的儒家思想情怀和人文伦理研究。要求文体:议论文。友情提示:注意议论文的“论点论据论证”三要素。[Edison]    


 

      氓这个字,最早就是指民。氓,民也(《说文》);氓家无积而衣服修(《管子·八观》)。后来大都用来特指外来的人。流氓大约就是指流动的人群,类似于现在的盲流——宋丹丹当初说:“盲流盲流,离流氓不远”其实是对的:流氓在一开始是中性词。

 

      先来美化流氓,没有走题的意思:只是希望大家能够平心静气的看待冯梦龙的话“妻不如妾,妾不如婢,婢不如妓,妓不如偷,偷得着不如偷不着。”看了这话,守节操者须要大骂冯梦龙流氓,更要鄙夷他的痞气。殊不知,我今天要来给他平反了。

 

      中国古代视偷情为一件极不道德的事,而对男女双方的惩罚标准却有天壤之别。男子偷情大多数时候不过是一笑了之,最多是略加谴责;女人偷情就是大逆不道,通常要五花大绑,过乱棍而死,或者随石沉河。即便如此,偷情的女子也引不起世人的同情。历史上最著名的偷情故事莫过于“潘金莲杀夫”。在《水浒传》里潘金莲完全是一个反面的角色,荡妇的典型。到最后被武松所杀大快人心,满足了世人的欲望。实际上,《金瓶梅史话》里的潘金莲形象要丰满许多。

 

      今天有不少人,特别是不少女性为潘金莲鸣不平,认为她其实是最可怜的。她无权选择自己的爱情,不明不白地跟上了“三寸钉”武大郎,好不容易邂逅西门庆,却又不能双宿双栖。潘金莲的结局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历史的产物,搁在今天,完全可以到民政局离婚,何必要杀夫?有一句话说“时势造英雄”,放到这里是“时势造荡妇”。另一个偷情的故事却结局迥异,只因故事的主角是个男子,还是位才华横溢的风流才子,那就是南唐李后主跟小周后的故事。小周后本是李后主的小姨,李后主看上她,两人偷偷地约会,花前月下,好不浪漫。李后主还为她写了许多诗词。后来,小周后的姐姐去世,李后主名正言顺地娶她为妻。人们把这个故事当成一段文坛逸事,说这是古代一段感人的爱情故事。

 

      西方人对于偷情的理解和看法较国人有所不同。希腊神话里宙斯泡MM的那些情节简直流氓的无以复加;大家却依然非常虔诚的尊他为主神。可见,相对于古代中国,西方人骨子里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就不是那么迂腐。漫长的中世纪,由于神学与教会的介入,西方人的思想也受到了严重的禁锢。耶稣在这里充当了相当于中国孔子的角色。这个桎梏到了文艺复兴才被打破。什么是文艺复兴?说起来就是一群画匠作家各自找个僻静的地方画男人女人的裸体,写男人女人做爱。绘画不用说了,看薄加丘写的《十日谈》,何其黄也;看拉伯雷写的《巨人传》,何其色情也;看莎士比亚写的早期剧本,尤其是《撒脱尼纳斯》,何其露骨也。但就是借着流氓的东风,一时多少豪杰!流氓,在这里闪古烁今!

 

      当代将偷情描写得最美的莫过于《廊桥遗梦》了。这部小说改编成电影后,赚取了无数人的眼泪,甚至有人担心,对偷情如此诗意的描绘会不会无形中起了一种鼓励的作用?爱情是人类一种复杂的行为,谁能保证第一次遇到的就是自己的至爱?如果自己的另一半要在婚后才可以遇到,那又如何是好呢?影片告诉我们:婚外情也是情。

 

      冯梦龙这段论偷情的话把偷情的心理看得很透彻。偷情并非因为妻子不漂亮,并非因为夫妻不和谐,更多的原因是寻求那一份刺激的心理。古代的宋徽宗,宫内佳丽三千,却要偷偷地溜出宫外跟李师师胡搞瞎搞。在现实中有一人,妻子至美,但他在外面却与另一个女人有染,人们都很好奇,要去看看那女人到底是何等相貌,一看之下大为不解,那女人又黑又瘦,与他的妻子相差极远。这些现象都可以用冯梦龙的话来解释。

 

      上次不是写到翁美玲与汤镇业吗?不妨再补一段,权当蛇足之笔。小生汤镇业,人见人爱,身边自始至终有很多女人。但自与翁美玲恋爱,一心一意爱着美玲,把其他的女孩子都看得很淡,他很珍惜这份爱。然而,翁美玲感情起伏不定,忽冷忽热,爱猜忌,越是中意的事,她越是故意表现得不在乎。她的这种性格,为他们的爱情埋下了不幸的种子。翁美玲曾对汤镇业说:“人家都说我滥交,实际上我并不如此,我不喜欢同女孩子来往,不过是嫌女人太小气。难道女人就不能和男人有真正的友谊?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做人好没意思。” 她活得太难,太累,何况她与汤镇业争吵太多,感情上距离越来越远。这时,一起共事的邹世龙开始接近翁美玲。她正需要有人做伴,又有意让汤镇业吃醋,便热情对待邹的到来。邹世龙频繁看望翁美玲,疏远了女友梅艳芳。汤镇业尝够了翁美玲反复无常的苦头,被弄得烦躁不安却又毫无办法。在翁美玲的生日聚会,两人相见竟如陌路之人。为排遣朋友的郁闷,苗侨伟邀汤镇业到浅水湾游泳,同行的还有戚美珍和另一“无线”艺员吴君如。汤镇业一时兴起,也想让翁美玲尝尝 “嫉妒”的滋味,欣然前往。4人在水中尽情地嬉戏逐闹,汤镇业的烦闷顿消,却怎知这片刻的欢乐将给他带来终身的悔恨。翁美玲得知此事后赶到浅水湾,两人爆发了一场激烈的争吵,唇枪舌剑,各不相让。这场争吵延续到第二天仍没缓和,情急之中,竟说出言不由衷的绝情话。翁美玲满脸泪痕离开了汤镇业,任凭他千呼万唤不回头。1985年5月14日凌晨,邹世龙带着一种不祥的感觉叩击着翁美玲的房门,他第一个发现长卧不醒的翁美玲,立即把她送去医院。汤镇业一早起来正准备给翁美玲打电话,有人告知:“翁美玲死了!”他拼命向翁的寓所奔去,已是人去楼空…… 1985年5月18日,举行葬礼,香港两万多人挥泪相送。警方出动100多名警察维持秩序,新闻界的采访记者达300多人。汤镇业身着黑色丧服,面容憔悴,满脸哀思。人群骚动,“打死他!打死他!”的喊声不绝于耳。汤镇业无动于衷,他已无泪,他手持玫瑰,久久伫立在翁美玲的遗体前。他把花轻轻放在翁美玲的鬓发旁,又拿出一把梳子,细细地给她梳理秀发。然后他用力把梳子一折两断,一半放在美玲身边,一半放进自己的口袋。这是当地结发夫妻永别的礼节,他把美玲当作结发妻子。26岁,正值青春美丽的翁美玲,为一段感情纠葛给自己的生命画上了句号。悲哉!痛哉!惜哉!

 

      这就是,真正的爱情往往来得太重;—— 但那是真正的爱情。

Written by Weiwei

02/12/2005 at 01:07

发表在 自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