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 Knowledge & Life

Weiwei Cheng's blog

Archive for 六月 2009

Good bye, Michael~

with one comment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Weiwei

27/06/2009 at 16:38

发表在 杂话

Best of ICML 2009

leave a comment »


"If your paper got rejected, don’t be upset: You may be able to present your work as an invited speaker." – Yoav Freund, invited speaker at ICML. Three of his papers were rejected at ICML/COLT 2009.

 
Picture of Thorsten Joachims
"If you want to win a ‘Best 10-year Paper’ award, don’t submit perfect results. Leave some space for improvement. So people will follow your work." – Thorsten Joachims, winner of the ICML 2009 "Best 10-year Paper" award.

Written by Weiwei

23/06/2009 at 16:45

发表在 学术

[综合转载] 当Google遭遇流氓

leave a comment »

被“绿坝”了的谷歌 from 对牛乱弹琴

  “绿坝”在收获了一箩筐嬉笑怒骂、一箩筐丢人现眼之后,现在,绿坝背后的某个东西开始发威(新闻联播焦点访谈新闻1+1)。  

  有网友说:“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主要矛盾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智商与各级官员不断下降的道德之间的矛盾。”真对。比如绿坝这种东西,就算你有心为它辩护,你也有口难辩,因为它压根就是一堆价值4170万元的垃圾。再比如开动最强大的宣传机器,集中打击一家公司,完全是几十年一贯制的把人民群众当傻子的传统做派。

  我知道,中国最熟练的搜索专家,基本上都集中在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他们不但会用谷歌翻译,还会搜索“boobs”呢——你就想不到吧?他们学识渊博,情操高尚,而且善用各种新奇的工具,搜索各种新奇的事物。不过,“boobs”的搜索结果好像令他们很生气,他们因此强烈谴责谷歌。我很好奇,到底什么样的结果才会让他们高兴呢?如果他们想看五星红旗,为什么不直接搜“五星红旗”,却要搜“boobs”呢?难道他们是希望,所有的搜索引擎,搜“boobs”都搜出一片红旗的海洋?

  一个哥们跟我说,我用了10年Google,从来都找不到那么多淫秽色情,怎么他们一搜就有了呢?我说,这就是一般人跟专家的区别。你搜不到,是因为你不得法,没掌握技巧,而且心灵不够脏,比方说你就不会用“boobs”搜索英文再用谷歌翻译成中文吧?业余。

  说到这儿,我真有点同情那些搜索专家,他们天天在那儿搜“性”、“boobs”这种低俗、下流的东西,还能硬撑着不变坏,多不容易啊。但***员也不都是铁打的,一直这么撑着,很可能不利于他们自己以及他们家人、孩子的身心健康。其实他们应该开班授课,把他们高超的搜索技能,传授给更多的中国网民,我相信中国网民的技术水平和道德修养,都会上一个新台阶,对国家、对人民,也算多少有点贡献。

  最后我还想给谷歌一个建议。尽管你以为自己已经做了很多、很残酷的自我阉割,但离党和人民的要求还差得远。你们赶紧推出一个儿童版搜索,给孩子们用,省得专家们搜着搜着就想起了全中国可怜的孩子,就不禁忧国忧民起来。你们既然来到中国,就得为中国专家们的身心健康负责。你被绿坝了是小事,我一堆的信件、文档、照片、博客,全都用不了,这事可就大了。


谷歌中国被停止境外网页搜索和搜索建议功能 from 月光博客

  据新华网报道,中央电视台在昨晚的《新闻联播》及《焦点访谈》节目中指责“谷歌中国”网站存在大量淫秽色情和低俗信息内容,同时互联网举报中心对谷歌中国网站进行强烈谴责,要求其彻底清理色情信息,并建议相关执法部门依法处罚。之后,国家有关部门召见“谷歌中国”网站负责人,对“谷歌中国”网站大量传播淫秽色情内容进行执法谈话,宣布对“谷歌中国”网站的处罚措施,暂停该网站境外网页搜索业务和联想词搜索业务,并责令其立即进行整改,彻底清理淫秽色情和低俗内容。

  现在登录google.cn,其“搜索建议”功能果然已经无法使用了,对于境外网站的搜索是否关闭目前尚不得而知,据我所知,很多国内的网站主为了避免备案,都购买和使用了国外的虚拟主机,如果google.cn关闭境外网页搜索功能,则大量国外中文网站将失去来自Google的流量,可谓损失重大。对于Google自身来说,这也将极大冲击Google的用户搜索体验,使得原本使用google.cn的用户转而使用google.com或其他搜索引擎,但愿现在google.com不会自动转向google.cn了。

  昨天的“焦点访谈”栏目也“火”了另一个人,就是那个被采访的“大学生”高也,此人在节目中声色俱厉地对谷歌中国进行了谴责,还举个他同学的例子做为证据,可惜经过网友的人肉搜索,原来此人不仅不是大学生,而且还是焦点访谈栏目组的实习人员。小高同学目前正在承受网民暴风骤雨般的攻击,已经被迫关闭自己的新浪博客和校内等网络地址,打算隐居了,这对他的人生经历也算是一个教训,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谨言慎行”是一种做人的美德,就想那个曾经说过“很黄很暴力”的小女孩一样,睁着眼睛说瞎话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重要的是,说话要负责任,特别是一个人在国家电视台这样的垄断媒体上说话,说话者的权力会被无限放大,这时候,说话人不仅仅是表达自己的声音,而且是影响电视机前的大众,这就是权力。如果你不珍惜自己的话语权,用幼稚的谎话去愚弄和欺骗大众,那么最终会被这个社会无情地惩罚。


CCTV焦点访谈制造假新闻,内部人员冒充受害大学生 from 很黄很暴力

  6月18日CCTV在《新闻联播》、《焦点访谈》和《新闻1+1》三档节目连续曝光“谷歌中国”存在大量淫秽色情和低俗信息内容,互联网举报中心对谷歌中国网站进行强烈谴责,要求其彻底清理色情信息。

  《焦点访谈》节目中采访了大学生高也,高也在节目中痛诉了谷歌传播境外色情的问题。(http://v.tech.163.com/video/2009/6/U/H/V5B83G3UH.html)

  但实际我们从高也同学的校内网记录中可以看出,他其实是一个《焦点访谈》节目的内部人员,把内部人员当成大学生代表进行采访,诉说实现准备好的台词,这是号称“用事实说话”的焦点访谈吗?

Written by Weiwei

20/06/2009 at 18:30

发表在 转贴

ISNN和ICML

with 4 comments

  一段时间来都是为了会议跑来跑去:5月初回国,月底在武汉参加ISNN,6月中在Montreal参加ICML(其间为了签证跑了两趟柏林)。一个是中国顶级的会议(?),一个是国际顶级的会议,在相差10来天的时间内亲身体验了一下,感触还是蛮多的。随便瞎写一点。

  从组织的角度来讲,ISNN是更好的。五星级饭店、完美的服务与报告设备、丰盛的晚宴、精彩的杂技表演和武汉一日游,这些都反映出华中科技大学的确是在会议的筹备上下了极其周到的功夫。相比之下,ICML要随便很多。当然ICML参会者的学术水平平均来讲要高得多,发表的文章也是出类拔萃:诚然,国人还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在我看来ISNN或者国内很多会议最大的问题,不在于水平上的差距,而在于模式上的差距。他们习惯把学者分个档次,喜欢把院士、fellow高高的供着。吃饭的时候得有个雅座,报告的时候得有个主席台。在ICML,无论你是学士、硕士、博士、院士还是圣斗士:该你做报告你就来做报告,报告超时照样给你亮红灯;该你做poster就要好好把poster张贴好,准备耐心的给别人解释。其实这些学有所成者也未必就喜欢被供着。

  我喜欢会议多过journal的一个原因就是可以认识很多同行,有很多机会可以相互交流。在ISNN与UF的Prof. Princple、CUHK的Prof. Wang,在ICML与中科院的胡包钢教授、南大的周志华教授、微软的J. Guiver、UBC的Dr. Marlin之间的交谈让我,有些不单单是从学术上,受益匪浅。对南京大学LAMDA的周志华教授算是久仰大名了,这次碰上实在是很有幸。下次回国的时候要找机会去南大拜访一下。我有看到Nando也在ICML出没,可惜没机会逮住他。之前在summer school他对我的方法提出了很多意见,我觉得还欠他个感谢。这次碰到好多summer school的同学还有老师,觉得特别亲切和兴奋。听Matt说Isabelle也在,只是一直没有撞见,抑或是我听错了?

Written by Weiwei

18/06/2009 at 03:58

发表在 杂话